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大盗汉克斯
大盗汉克斯

汉克斯又穷得叮当响了,他决定干一票。夜里,他潜入郊区华人老太太苏小梅的家中,被一个藏在衣柜角落的精巧木盒子吸引住了。盒子上,挂着把看上去有些年月的中国式的梅花锁。这难不倒大盗汉克斯,他没费多大劲就打开了。

盒子打开,里面没有汉克斯所想象的老太太从中国带来的珠宝玉器,只有一把金钥匙和一张写了两行字的信纸。汉克斯不认识汉字,将信纸和金钥匙一起揣兜里,再要去翻别的财物,突然地上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,汉克斯只得溜出来。

将金钥匙和信纸放在这么精致的盒子里,莫非有秘密?汉克斯心里一动,将信纸上的汉字,分三小段临摹在三张卡片上,分别请三个中国留学生给他翻译,然后再凑成完整的内容。翻译的结果,让他大为惊喜:“我把我的爱,锁进塞纳河爱情桥上的梅花金锁;我的心,在金锁里绽放着钻石的光芒。梅,打开我们爱情的见证吧!——李斯特。”真有宝藏!锁是金锁,金锁里是钻石!汉克斯兴奋得跳了起来。

当天深夜,在整个城市都已入睡的时候,汉克斯来到塞纳河的爱情桥上。桥中间的椅子,被两个流浪汉占据。

虽然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但放眼望去,汉克斯还是倒吸一口凉气——爱情桥上,锁具实在太多了!要在密密麻麻数十万个锁具中找出金锁,不亚于大海捞针。当初李斯特将锁挂在爱情桥上,肯定是做了伪装的,不然早被路人摘走了。汉克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从桥头慢慢地看过去。

汉克斯走到第三遍时,椅子上年轻点的流浪汉说:“嗨,朋友,你在找你的爱情信物?”

“不,我在找我祖母的爱情信物,一把中国制造的梅花锁。它对我特别重要。先生,你能帮忙吗?”汉克斯随口编谎。说完这句,他不禁为自己的随机应变暗自得意。

“当然可以。嗨,老约翰,你也来一起找。”流浪汉对另一个流浪汉说。

汉克斯和两个流浪汉细细地排查挂在桥上的锁具。忽然,老约翰喊了起来:“流氓杰克,我找到梅花锁了,是我发现的!”老约翰捏着梅花锁,使劲地拽,栏杆上的锁被他拽得哗啦哗啦地响。

杰克喊:“笨蛋,用手怎么拽得下来!朋友,快用钥匙打开!”后一句杰克在冲着汉克斯喊。

汉克斯掏出金钥匙,想想觉得不对劲,这两个流浪汉怎么这么热心?汉克斯又把金钥匙收起来:“锁是我的,我自己来取。两位先生,今晚谢谢你们的热心帮助,你们可以去休息了。”

“不,是我先发现的。”老约翰说。

“对,我们一起发现的。”杰克说。

大盗汉克斯可不是吃素的,他掏出左轮手枪:“现在,我认为你们必须得让开。”

杰克挡在老约翰身前,笑嘻嘻地说:“大盗汉克斯,我们平分这份财富如何?要知道,那天晚上潜进梅太太家的,可不止你一个人。我们不知道你拿到了什么,但你神秘的行径,让我们很好奇,跟了你几天了。原来,秘密在梅花锁里。”

老约翰一边暗暗使劲拽锁,一边说:“是啊,大盗汉克斯,共同发现,利益均沾,难道你想坏了道上的规矩?”

汉克斯很生气,正准备勒令老约翰和杰克滚开,却没想到承载过重的栏杆,突然被老约翰拽塌了。三人措手不及,跟着满是锁具的栏杆,一起掉进塞纳河。

湿漉漉地从河里爬上来,大盗汉克斯一脸愤怒,用枪指着杰克和老约翰,忿忿地说:“你们,给我滚到河里去,把金锁给我捞上来!捞不上来,子弹就留给你们的胸膛!”

杰克指责汉克斯:“这都怪你,应该是你下水去捞!你如果不使强,拿出金钥匙开锁,桥栏杆就不会塌。”

“大盗汉克斯,你这个笨蛋,请把你这支可怜的枪收起来吧,泡了水,扣不响了。”老约翰嘲讽着说。

汉克斯脸上一红,看了看枪,把枪收回腰间,说:“现在,我又穷得叮当响了,金钥匙也丢河里了。”

“我们也穷得叮当响了。”杰克说。

老约翰跟着叹了口气。

“先生们,我们再去梅太太家一趟,看还有什么其他的宝藏!”汉克斯突然提议。

杰克和老约翰举手赞同,异口同声地说:“对,除了梅花锁,肯定还有别的宝藏!”

这次,三人不再偷偷摸摸地潜进华人老太太苏小梅家,而是大摇大摆地开门进去(有大盗汉克斯在,没有开不了的门)。大盗汉克斯有了两个助手,才不会把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太婆放在眼里。进了屋,没见着老太太在家,三人把屋里翻了个遍,也没找到其他值钱的东西。在要离开的时候,发现老太太赫然坐在客厅的轮椅上,身后还站着个老头,着实把汉克斯三人吓了一大跳。待看清对方是一个老太太和一个老头后,就不再紧张,反而笑嘻嘻地看着老太太和老头。

“我想,我那宝贵的金钥匙和信,是你们盗走的吧?”老太太说。

“是的。其实我们这次来,是想问你,还有没有更值钱的东西。”汉克斯嬉皮笑脸,还把脸往前凑了几分。

“很遗憾,那是我最值钱的东西了,是我先生送给我的定情信物。”老太太深情地看了看身后的老头,接着说,“虽然,除了金钥匙之外,梅花锁并非纯金,里面也没有钻石,只是老头子编造的爱情谎言。”

“可惜,掉到塞纳河里去了——刚从电视上看到。”老头说。

“真不幸,我对你们表示同情,但我们得走了。”汉克斯说。

“其实,大盗汉克斯,老混蛋约翰,流氓杰克,你们三个比那掉进塞纳河的梅花锁和金钥匙更值钱。”老太太说。

大盗汉克斯和老约翰、杰克诧异极了,不知道老太太怎么知道他们的名字和外号的,更不知道老太太为何说他们比梅花锁和金钥匙更值钱。要知道,他们可是三个穷光蛋啊。

“我可以放出风声去,说大盗汉克斯和老混蛋约翰、流氓杰克三人在老太太苏小梅家中找到了部分宝藏,这样,所有的盗贼都会来老太太苏小梅家碰碰运气。而我和我先生,会把每一批来的大盗,都交给警察局,领取赏金。”不顾汉克斯三人脸上的诧异,老太太转过头对老头说,“我说的对吗,亲爱的神探李斯特?”

“是的,亲爱的梅女侠。”老头说。与此同时,老头已从袖中摸出手枪,瞄准了三人……

(责编/刘兵)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

郎溪县鑫耀商务会所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宣城市郎溪县十字镇通站路东侧金都国际宾馆商业1幢130、131、132、133、134